保定目前只能低调地准备

2020-06-19 04:23

销售顾问:现在不剩什么户型了,期房现在也就还剩三个单元就没了。

最新出台的《河北省新型城镇化规划》,把保定市定位为畿辅节点城市,承担首都部分功能疏解的重任。一时间,保定这个河北默默无闻的中等城市陷入了舆论的中心。随之而来的“看房潮”和节节攀升的房价,似乎印证着各方对于保定崛起的强大预期。京津冀一体化,保定能做什么,又正在在做什么?系列报道今天播出第一篇《保定:时刻准备着》。

三地中河北最先提出想法,保定、廊坊、石家庄、唐山,甚至邢台、衡水等城市都要在京津冀一体化中承担不同的角色。围绕河北的意见思路,中国之声将推出系列报道《畅想京津冀一体化之河北季》,梳理河北在为一体化做着哪些准备,北京又能给河北带来些什么。

在采访中,也有不少人表示希望国家的政策能“快马加鞭”,能让期盼已久的京津冀一体化顺利推进。(记者 马文佳)

在过去十年,对于保定乃至河北,北京、天津有着强大的黑洞效应,将优质的资源、人才吸引过去,这种“大树底下不长草”的模式如何才能顺利的向“协同发展”转变?保定市发改委副主任杨军说,目前对于保定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,现在的工作是要将保定的优势展现出来。

记者:多少钱一平啊?

保定够好吗?人家肯来吗?作为华北地区除了北京、天津以外,最大的城市,拥有1200万人口的保定,历史上就是北京的南大门,不论过去二者的关系多么密切,现在看,保定似乎并不自信。承接首都部分行政事业单位、高等院校、科研院所和医疗养老等功能疏解,这仅仅是规划的安排,又怎么落到实处?保定现在是不是已经有了想法?

在从北京赶来看房的赵先生看来,眼前这座刚刚经历重度污染天气预警的城市,买房投资或许还行,不过安家居住似乎还为时尚早。

赵先生:您说我是住的话,就算有高铁这也不是全天都有,晚上来回也不方便,更多还是投资,过来住的可能性不大。

杨军:有这么五大产业作为我们的主导产业,汽车、新能源、纺织服装、建材、食品。结合对接北京,我们在产业定位上,一个是从高端装备制造业、新能源、节能、环保、创新产业和我们现在的物流,将会是我们的主攻方向和我们的定位。

市民刘先生:我觉着第一反应,应该算是好事。给老百姓带来的直接的影响就是楼价上涨,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可能会带了一定的影响,但是总体来说,我认为是好事。

保定要疏解首都部分功能的消息先引爆了楼市,近三四年,保定的房价稳定在每平米5000块钱左右,而记者在保定采访一周,房价每平米涨了近两千,几个品质不错的楼盘都已售罄。面对突然涌入的炒房团和一日三涨的房价,当地市民和售楼人员都说“保定从未有过这样的场面”。就在两天前,保定市市长马誉峰针对房价召开专题会议,房价不能狂飙,得先打好预防针。抛开政策利好对房价的影响,保定人对北京功能疏解的态度是“保定欢迎你。”

在保定市区,上班族的基本月收入大约在3000元上下。根据媒体报道,在去年河北省各市gdp总值的排名中,保定仅排名第五,人均gdp则倒数第二。这样一组并不显眼的数据,也反映在不少当地人的不自信。他们在自问:保定够好吗?人家肯来吗?

如果早上8点从北京西站上高铁,41分钟就能到达保定东站,下火车打个出租,花上三四十块钱,9点多钟,您一准儿就能出现在保定市区。交通的便利,已经使得保定和北京足够近。承接首都功能,这是优势,也是前提。不过,把北京和保定之间系上纽带,协同发展,可不像高铁提速,只要硬件具备,短期就能实现。在近期的记者会上,保定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刘峰曾表示:改革开放以来,河北一直在推进京津冀地区一体化发展,却始终停留在“一厢情愿”、被动承接的状态。多年从事保定城市规划的规划局总工办主任侯铮也说,保定目前只能低调地准备。

销售顾问:七千多吧。户型南北通透,没有限购。现在看房的人太多了。

一周以来,记者多次尝试联系保定市市长、政府新闻发言人,试图采访保定市规划局、发改委、科技局等多个部门,大家的态度一致,用两个字概括就是谨慎。保定市政府部门工作人员谈的最多的还是,服务首都,响应政策,等待国家的顶层设计,目前把准备工作做足。在侯铮看来,北京要疏解功能,治疗“大城市病”,保定不仅是良方,并且还要有足够的免疫力,不成为“睡城、鬼城”。目前保定理想的城市规划模式是:结合区县特点,进行组团式发展。

侯铮:避免摊大饼式的一圈一圈的往外摊。做为组团去发展的话,每个组团是产城融合的那种,就是我在这上班、我在这生活,一种社会组合的这么一种单元。

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“京津冀一体化”绝对是近一个多月来网络搜索的热词,先是中央领导强调京津冀要抱团发展,再到上个月河北拿出疏解首都功能的初步思路,三地协同发展进入快车道。

侯铮:我们积极,北京不积极的情况下,我们是干着急,因为我们毕竟是我们地位处的比较低。当得到这一消息的时候,真是很亢奋。我们首先做的工作,要积极地把我们的优势展现给决策层,然后影响他们,把一些功能放在保定。下一步马上就是围绕这些功能,整个城市空间怎么去配,现代化的这种交通网络怎么去搭。

从现实经济发展情况来看,保定在河北省的排名仅为中等。“打铁还需自身硬”,保定市发改委副主任杨军说,发展哪些优势产业,保定有自己的思路。

记者:现在还有房吗?

杨军:抓紧的完成我们的全域规划,就是说北京现在有什么需求?我们有我们什么的优势?对原有的规划进行全面的审视更好的去对接。另外我们规划了三十四个承接的园区,我们想着要把这个平台做实、做优。另外就是要抓紧启动环境生态过渡带的建设,同时加紧推动综合交通网络的建设。

市民何女士:我觉得会把保定这边的消费水平肯定会带上去吧。假如我们现在的工资水平不涨的话,对我来说就有点更吃力了。

和刘先生有着相似观点的保定民众不在少数。未来将被委以重任的保定,在加速发展的同时,与之伴生的还有对其慢节奏生活的冲击。

实际上,追溯“京津冀”的概念,最早提出s是在80年代初,30年来,这一概念不断调整,北京、天津、河北的合作却一直没有热络起来。近年,北京城市病加重,人口过多,交通拥堵,雾霾严重等等问题,使得京津冀一体化概念走上顶层议事日程。